給寫生的信同學系列

同學,上帝為什麼創造螞蟻?

昨夜,螞蟻咬了我幾口,於是,我寫這文章讚美牠。

螞蟻是奇妙的昆蟲,經常在大地上爬來爬去。很少人注意牠們,牠們也不介意,長期以來繼續過牠們的生活。螞蟻的種類很多,現今已知 12,000-15,000種,仍有許多,尚未被分類。以社會學的觀點,生物界最像人的物種,可能是螞蟻。

螞蟻有複雜的社會分工,常為保衛疆界而戰爭,能為道路做路標,有建築、畜牧、種植的技術。螞蟻的大腦結構複雜,有許多神經元,且有中樞神經,連貫全身,支配行動。螞蟻也是好老師,祇是少人上牠的課。

牠們出現時,總是在尋找食物。若找著食物,將照著食物的重量與體積,先決定是單獨、幾隻,或是成群,能將食物搬回巢穴,而後行動。「工蟻」將食物搬回後,先供食物給「幼蟻」、「蟻后」、「雄蟻」,剩餘的才給自己。牠們搬回的,經常超過牠們的食用量。食物內有許多種子,被螞蟻搬到較潮溼的地下,能多得到發芽機會,螞蟻是散佈植物的媒介。發芽之後,生長的果實,給螞蟻多得食物。幾年後,植物長大,根系可能占了部分的巢穴,螞蟻就會分巢。植物幫助螞蟻散居廣大,繁殖更多,植物與螞蟻互相效力。

勤勞的比懶散的先得糧食,對周圍產生的效益大,將來有更多美好的可能。如果,我們將每份工作,每次上課的機會,每份報告,每一天的遭遇,都當成學習的機會,就是勤勞。好的機會,總是留給勤勞者。這是螞蟻教我的第一門課。

螞蟻為了找食物,每天覓食的路徑,所走的方向、與距離都不相同。牠們經常一出洞口,就自訂一個參考方位,以後轉來轉去,都繞著參考的方位,牠們最後都能回到自己的洞穴。

牠們沿路會分泌一些化學液體,留在地上,作為記號,這稱為「路標費洛蒙」。路標費洛蒙至少有二十種,每種的功能不同,有的代表轉彎,有的代表往上,有的代表向下,有的代表迴避,有的代表危險,有的代表往前等,同種的螞蟻都可以互相辨讀。因此一隻螞蟻找到食物,其他螞蟻可以立刻前來協助;一隻螞蟻遇到危險時,其他螞蟻得到警訊,迅速逃跑或躲入巢穴。

螞蟻經常將覓食的地區,視為疆界,牠們將巢穴裡的糞粒,搬到疆界堆放,撒放費洛蒙在上面,這稱為「糞粒堆放費洛蒙」。路標費洛蒙是暫時的,存在幾小時;疆界費洛蒙可維持數禮拜,甚至半年之久。

螞蟻教我第二門課,勤勞者要善於溝通,才不會落入忙亂;知道自己的疆界與有限,才不會給別人過多的承諾;在團體中與人合作,營造和諧,才能減少彼此摩擦的阻力。而且無論怎麼忙,總有自己的方向。

螞蟻的身體分為頭部、胸部、腹部。頭部有雙觸角,判斷觸覺;有一雙複眼,看的角度大;有一副鋸齒般的牙齒,攻擊之用。螞蟻的個性溫順,但是作戰的功夫很好,必要時會非常勇敢,挑戰比牠大1,000倍的動物。螞蟻用牙齒來載負食物,負重的方式是咬住食物的一端,轉動強而有力的下顎,將食物翻轉過來。食物若太重,螞蟻用頭部幫著頂;食物若更重,就用胸部再支撐。

螞蟻最強而有力的是胸部,胸部有6隻腳相連。負重時,腿部關節能高度彎曲,牠仍可以用半蹲的方式走動。腳底有微濕的趾(pad),具吸附力,在垂直的牆壁上也能背載重物移動。螞蟻可負體重100倍的重量,是生物界最具負重移動的「超級生物體」。可惜,自古以來,很少人瞭解螞蟻的負重原理,連號稱武學廣博的中國功夫,雖有虎拳、猴拳、螳螂拳、鶴拳、蛇拳、蛤蟆拳,就是沒有螞蟻拳。所用的武器有鋼牙、虎牙、毒牙、尖牙,就是沒有螞蟻牙。

螞蟻的體積太小,無法與人相較。但是將螞蟻放大10,000倍,接近人的尺寸,沒有人可以打贏螞蟻。螞蟻善於合作,早期的中國人認為牠們會奮戰如馬,故叫為「螞」;行為值得稱讚,為「義」之蟲,故叫為「蟻」,合稱「螞蟻」。希臘羅馬時期,常以螞蟻打仗的方法,作為軍隊的陣勢,作切入突破的戰法,切入是ai-,突破是-ent,組成合稱ant。

螞蟻即使厲害,仍對環境具有高度的警覺性,螞蟻的巢穴大都在排水良好的砂土地、建築物的縫隙,或是向陽的樹穴。牠們經常警覺巢穴可能被水淹,下雨之前,就成群搬離。工蟻的活動也配合當天的溫度與相對濕度,每天出巢穴的時間都不同。天氣愈熱,愈早覓食;相對濕度低時,提早活動。果實成熟,更是成群採集。

我們一生的學習是對外界的變化有敏感,不改變的持守,仍然在心中。在不斷的變動中,自己仍能按部就班的前進,這是螞蟻教我的第三門課。同學,我們若常去察看螞蟻的動作,就可得智慧。

Go top